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吊坠 其之四 两个身影
    都说夜晚才是城市苏醒的时间,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是她睁开的睡眼。秦沉不知道城市醒没醒,他只知道有些店是晚上才营业的。根据他的调查,这家“SELENA”是商店街上唯一一家静吧——倒也不是想喝酒,只是他觉得大学生就是该逛逛夜店的。但是他又受不了一般酒吧那震动耳膜甚至震动地板的“音乐”,这种噪音是酒精最好的催化剂,让人更加头昏脑涨。

     尽管刚开门,店里已零稀坐了不少人,秦沉挑了个靠边位置坐下,向正欲走来的服务员做了个手势阻止了他,习惯性地观察起周围的客人。很快,有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披肩直发,左胸前垂下一缕烫卷,淡粉色的唇彩,一件无袖T恤,外套一身白色纱衫,一袭短裙,脚踩一双凉鞋——这些都不重要,只有对方胸前那块与她的气质打扮格格不入的铜色吊坠夺去了秦沉的目光。

     似乎察觉到了这边的目光,对方狠狠地瞪了过来,一手遮住胸口,口中轻骂一句“变态”,就要起身离开。秦沉连忙上前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盯着你看……只是这枚吊坠,唔……真漂亮呀!”

     那女孩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能想出这么烂的借口,怕是做坏人也不够格呀,但随即她又警惕起来,重新板起脸,敌意甚至更甚之前

     “少来,真恶心。”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去店去,剩下秦沉一个人呆呆站在原地感叹,早上的颜琦也好,黑衣女也好,现在这女孩也好,如今年轻女性的爱好都这么复古了么?

     ——————

     上午两节文学批判史下来,颜琦打了个小哈欠走出教室,只见一个打扮花哨的男人正一手压低帽檐,另一只手手肘支墙摆着pose。她视而不见地走到旁边,嘴唇几乎一动不动地吐出一句“有话外面说”,就快步离开了。Lo读取着少女背影里“不要立刻跟上来”的信息,向着另一边的楼梯迈开步子。

     下了楼,Lo马上就捕捉到了颜琦的影子,只是她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得远远跟上,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校门,过了商店街来到后街,事务所门前。Lo抢先开口

     “不敢相信,我们竟然走了足足半个小时。”

     “你以为这是谁的错?”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作纠缠,颜琦转过话题,“其实我昨天就来找过你了,委托取消,东西找回来了。”说着她拉出藏在衣服后的吊坠。

     “哦?”虽然这确实超乎Lo的意料,但却让他嘴角的笑意更浓了,“能给我讲讲过程吗。”

     颜琦把秦沉和黑衣女的事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昨晚那场打斗。

     “嗯,所以那个黑衣女为了抢回吊坠还跟你干了一架是吧?”他笑得更开心了。

     看着颜琦惊讶的表情,Lo得意地翘起大拇指指着事务所

     “你们可是在我家门口动手,这还想瞒过我?”

     “原来昨晚你在……不对,你装了监控?”

     “嘘,轻点!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一点小手段。”Lo开门进入,坐上办公椅,招呼颜琦坐下。

     “没必要,事情你都知道了,这事已经结束了。”

     “不急,不管怎么样,我总得汇报一下这两天所得吧,坐下坐下。”Lo兴奋地挥着手。

     颜琦终究还是坐下了。

     “首先是窗台的勒痕,想必你也发现了,也就是因此认定是偷窃吧?”

     颜琦皱了皱眉,不置可否。Lo接着说

     “说起来你们住得可真好啊,每周还有人专门帮你们打扫。很细心哦,连门把手都有好好擦呢。”

     “你想说什么?”

     “上次打扫应该是四天前……也就是星期天,也是失窃的前一天。”Lo顿了顿,“昨天调查的时候,我提取了门把上的指纹。结果有惊喜——”

     “快说。”

     “好啦,上面有四个人的指纹,你、如言、那个陈阿姨,还有这位,是你隔壁的吧。”Lo取出一张照片,披肩直发,一缕烫卷,淡粉色的唇彩,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如言说你们可不怎么往来。”

     颜琦仍然皱着眉,照片上的女孩子叫林雪梅,确实有时会从她哪里感到若有若无的敌意……随即她又不去多想

     “不管怎么样东西已经找回来了,没必要再多作怀疑。”说完颜琦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这是这次的报酬。”

     “诶,无功不受禄……”

     人已经离开了,Lo拿起信封,“好吧,就当做你预先结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