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吊坠 其之十六 聚首
    众人正闲聊间,玄关的门打开了,一位管家模样的人引着一个进来,只见那人眼角含笑,头上戴着标志性的帽子,正是前几日险些丧生兽口的Lo。

     管家向林子靖点了点头,就先下去了。Lo摘下帽子跟众人打过招呼,最后走到林子靖跟前,换上一副一本正经的嘴脸,递上名片

     “林总您好,鄙人Lo,现正经营一家侦探事务所,欢迎您介绍朋友……”

     林子靖笑着听他说完,收下名片。随即说道:

     “您的大名我已有耳闻,女儿承蒙相救,不胜感激。请坐。”

     Lo,坐下,雪梅又去另添新茶,待到众人坐定,林子靖才开口说道:

     “今天叫大家来想必你们也能猜到些,各位都是跟吊坠事件相关者。”

     说着林子靖拿出了一条吊坠,Lo见状笑着说:

     “林总到底是江湖前辈,果然还是留了一手。”

     “诶,别叫我林总,Lo先生你比他们也大不了几岁,要是不嫌弃,还是跟他们一样叫我叔就行。”

     Lo点头答应,林子靖这才接着说:

     “这枚是颜小姐的,你可以确认一下。”

     颜琦接过吊坠

     “这确实是我那枚。”说着她给众人展示吊坠顶部,只见那里不起眼地刻着“YQ”两个小字。

     “我们做生意的,习惯了将鸡蛋分篮子装。那天从你们那接过吊坠后,我就让人伪造了一枚。那天我带着小雪那枚和伪造的吊坠去科学院,原本想先上交,日后再解释,没想到真就被他们抢去了。”

     “今天叫你们来,就是想商量这件事。对方早晚会发现东西是假的,说不定现在就已经采取行动了吧。”

     听完林子靖的话,众人都是沉默不语,眉头紧蹙。唯有Lo虽亦在沉思,却仍然嘴角带笑。良久,他终于开口:

     “还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你们先听我说说这些天的收获。”

     说到赵承明放出四头凶兽,艾瑞克跳窗失踪,在场几人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偏偏Lo却停下,不急不缓地喝了口茶。秦沉忍不住问道: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还能怎么样,举手投降呗。”

     “要是普通的举手投降,你我恐怕就无缘见面了。”林子靖笑着说。

     “我就说了两句恭维话。‘这也是OMELA的运用?赵总果然了得’之类的。”

     颜琦想了想,点头赞同:

     “不错,说到底OMELA病毒的出现只是个意外,OMELA计划本来就是一项基因改造工程,那些怪兽恐怕就是用到了那个。”

     “嗯,总之我这么一说,它们就停下来了,那个赵总总算又上线跟我视频聊天了。只要有得谈,凭我这三寸之舌,要逃出来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你到底跟他谈了什么条件?”

     “没什么,只是说我知道吊坠的下落。”

     “不对。”秦沉皱着眉头,反驳道,“虽然林叔车祸的事我们有告诉你,但是就算是你,又怎么知道制造车祸的不是东宏那边的人呢?如果是他们做的,那他们就已经得到吊坠,你这个筹码就没有价值了。”

     “是啊,我确实不知道。我是在赌,赌这件事是别的势力干的。别那么看着我,反正赌赢了不是吗,在那种情况下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好,果然有胆识。”

     林子靖放下烟斗,鼓掌赞叹,Lo笑着接受赞赏,继续说道:

     “既然已经知道不是东宏干的,那么X那边下手的可能性就很高,首先他们两家是唯二两股我们已知卷入这件事的势力,再者这件事上,本来就是X集团处处抢占先机。当然也不排除还有第三方加入的可能性。”

     “等一下,还有一个问题。”颜琦趁着Lo喝茶的间隙,提出疑问,“就算你赌对了,对方就这么简单让你离开了?”

     “当然不,事实上他派了两个人跟着我,就跟押解犯人似的。”

     “那你今天来这……”

     “放心。”Lo摆了摆手,“甩掉他们还不是易如反掌,只是事务所是回不去了。对了,这是我新手机号。”

     “这你不用担心,我可以给你安排住处,只是不知道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还能怎么办,钓。从东宏一直没有对颜琦下手来看,他们恐怕并不知道颜琦的吊坠的存在,他们现在寻找的只有大小姐的那一枚而已;而X那边,他们知道手中的吊坠有假,也必定会来寻找——总之他们现在要的,就只是‘一枚’吊坠而已。也就是说我们拥有台面上的全部筹码。我会拿着这枚吊坠去跟东宏交涉,另一家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两强相争,再见机行事。”

     “当然了,要不要这么做,决定权还是在你。”

     说着Lo看向颜琦。

     颜琦低头看着手中的吊坠,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前些天劝说秦沉的那些话语浮上心头,反过来劝说着自己。她不像林子靖有那么深的社会责任感,不像Lo有游戏天下的潇洒,甚至不像秦沉有历经生死的执念,除了一身武艺,她也只是一个普通人。面对父亲接下的因果,她确实力不从心。可要她把这份责任和重担丢给别人,她又实在做不出。

     看着颜琦表现出的前所未有的软弱,秦沉心中一痛,他当然明白这不是一个能轻易做出的决定。他轻轻拍了拍颜琦的肩膀

     “还是考虑一下吧,你确实是需要考虑的。”

     林子靖也点了点头:

     “没错,在你考虑的这段时间,吊坠还是我帮你保管。”

     感受到周围人的温柔,坚强如颜琦,也不免鼻头一酸。

     “小雪,你先带颜小姐去房里休息一下。”

     秦沉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动了动嘴唇,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小秦,你也累了吧,也去休息吧。今天你们就住下,我去让人准备晚饭。”

     那名管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向秦沉做了个“请”的手势。谢过林子靖的好意,秦沉随着管家朝另一间房间走去。

     客厅只剩下Lo和林子靖,两人对视一眼,长辈组露出了无奈的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