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吊坠 其之二十 双雄
    “哟,这不是沈警官吗,您怎么来了?”

     沈宇刚走进店里,原本趴在收银台上打瞌睡的店员立刻站起身来大声招呼,而一边正在整理货柜的另一人则不动声色地走进里屋。

     “行了,不用通风报信了。我有事找你们刘老板,他在里面?”

     店员还没来得及回答,只见从里屋走出一人,约摸五十来岁,满面红光,大腹便便,看起来很有精神,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任谁也不会把眼前这个人与那位S市叱咤风云的两大黑帮之一,“木连城”的首领联系到一起。

     “沈警官,久见了。”

     “刘老板,最近发什么财呢?”

     沈宇顺手摸出一盒烟,给刘老板和店员各递上一根,最近却没有抽的意思,重新又把烟盒放回口袋。

     “就是做点小生意,你看到了,租卖录像,不好做呀。”刘老板狠狠地吸了口烟,叹气道,“进去了几年,出来世道都变了,都没人看碟了。”

     确实,偌大的店面,却门可罗雀。网络的普及,无疑扼杀了这种影碟店的出路。沈宇笑了笑,说道:

     “但我明白刘老板是不会让自己饿死的。”

     刘老板苦笑一声,无奈地说道:

     “我懂你的意思。只是我进去的这些年,帮里早就大换样了。我出来那天,就只剩下这几个弟兄为我接风了。现在我名下,就只有这家店了。”烟已快烧到滤嘴,刘老板却没有掐灭的意思,“我也累了,不想再去搞那些东西,这店能做多久是多久,饿不死人。”

     沈宇明白这里再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了,当即也不再浪费时间,跟刘老板闲聊了几句,就告辞离开了。

     “老板,您说这姓沈的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这是……”

     “多嘴!”

     刘老板瞪了这店员一眼,后者识趣地闭上嘴,刘老板盯着沈宇的背影,良久,才转进里屋。

     ——————

     秦沉叼着叉子,无所事事地上着网。Lo说这几天静观其变,等待机会,让他们自己放松放松。说得轻巧,发生了这么多事还让人怎么放松。秦沉尝试在网上找到更多关于“OMELA”的情报,结果不出意料,网上的信息,甚至还不如他们已经知道的多。正颓然间,盖在泡面盖子上的手机振动了起来,秦沉赶紧拿过手机,防止它掉入面里。

     嗯?是颜琦的电话,秦沉急忙接通

     “喂!发生什么事了?”

     “不,没什么。”颜琦意识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一个电话确实就会让人很紧张,也许自己该发个短信就好,“只不过,刚才我们宿舍楼下有个人,在询问工厂那件事。”

     “嗯……不会是警察吧。你看你们那边离得那么近,问问也挺正常。”

     “我也这么想,保险起见还是告诉你们一下,如果遇到类似的人,就尽量避开,免得路出马脚。”

     “好我明白了。那……谢谢你。”

     “没事,那就这样。”

     “再见。”

     “再见。”

     挂上电话,秦沉满心欢喜地揭开泡面盖子。他发现,越是接触颜琦这个人,就越是发现她并非像表面上那么冷酷高傲,难以接近。他着实为这个发现感到欣喜。

     ——————

     与刘老板不同,吴老二是个很精瘦的人,他年纪比刘老板稍轻,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沈宇找到他时,他正与人陪练——吴老二是个拳击教练。

     沈宇不得不承认,除了吴老二,他再也没见过痞气这么重的“老大”。坐到这个位子,还依然这样锋芒毕露,这人也算是个异类。吴老二也不是真的老二,他是货真价实的青禾会现任扛把子。只因为前任会长在时,他一直是二把手,道上的朋友“吴老二”叫惯了。前任会长去世后,吴老二接过了位子,却仍自称老二。大家看重他这份义气,“吴老二”也就成了他的尊称。

     时间似乎到了,吴老二跳下台,接过一旁的助理递来的毛巾和水,猛灌一口,擦了擦汗走到沈宇面前

     “找我的?什么事?”

     “是那种不喜欢绕弯的类型。”沈宇心想着,于是干脆亮出警徽,直言来意:

     “我在调查学城开发区工厂房梁倒塌事件。”

     吴老二扫了一眼警徽,皱了皱眉头。他们这类人,对警察总是本能地抗拒的。

     “这事怎么来问我?”

     “现场遗留了共计七十六处弹痕。”

     说完,沈宇就闭上了嘴,观察着吴老二的反应。

     “我不清楚,你请回吧。”

     在吴老二脸上,沈宇敏捷地捕捉到一丝恼怒,当下却不动声色,掏出笔记本,撕下一页,写上一个号码。

     “关于此事,有任何消息还请联系我。”

     吴老二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沈宇识趣地离开,正当他走到电梯口时,有人叫住了他。

     “沈警官!”

     沈宇转头,来的是那个助理。

     “沈警官,有件事我想向您了解一下——我有个兄弟,失踪了一个多星期了,我三天前去报的案,却一直没有回音。”

     “哦?”沈宇来了兴趣,“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那助理递过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手臂上露出一截青龙纹身。

     “他叫李斌,绰号‘光头李’。”

     ——————

     “砰”!

     吴老二猛地一拍桌子,下面并排站着五个人,都是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七八十道弹痕,十几人规模的枪战,我竟然一点消息都不知道!青禾会什么时候聋到这个地步了?!”

     底下一个人壮着胆子开了口:

     “二哥,不是我们的人……”

     “我们的人?谁敢!老子第一个崩了他!”

     那人话没说完就被打断,很是委屈,他又接着说道:

     “二哥,不是我们的人,那S市除了对家,还有谁有这个本事?”

     “好他个刘孙子,当初几家人说好的,大家都不对学城区出手。怎么,现在一点江湖规矩都不讲了!”吴老二又是一巴掌拍下,随即沉思道,“你们说,他是跟哪家杠上了,搞这么大动静?”

     五人都是沉默不语,生怕说错话。

     “给我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