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吊坠 其之十三 理由
    “小姐,你是有什么急事吗?”司机看着后视镜中颜琦略带焦急的脸,好心开口问道,“要是急我还可以快点。”

     “嗯,那麻烦你了。”

     颜琦点了点头。也许是因为事件的缘故吧,直到刚才,她第一次认真寻思起秦沉这个人。

     第一次见面时,他就是个普通的路边搭讪女生的大学生——在这条街上简直随处可见。可能是因为他的外表或语气吧,并不让人反感,自己还拿地图小小地捉弄了他一下。

     可是第二天,他早早地在路口挂起了失物招领的牌子,上面挂的正是自己的吊坠。是怎样的人才会为了归还这么一枚“地摊货”吊坠,而花这么大功夫呢?之后他又用计辨别出了黑衣女和自己谁才是吊坠的主人,那一手确实很漂亮。

     他送雪梅回学校那次,自己也有感叹世界真小,但是当时心头疑问太多,就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临走前他来约了自己,因为一开始就是自己想感谢他而提出来的(见第二章),没多想就答应了,结果他也没吃多少东西,倒是时不时看自己,是不喜欢吃甜食吗?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也被卷入了吊坠事件,跟雪梅一起被绑架了。经历了这么可怕的事,普通人早就吓坏了,真搞不懂为什么他还是要扑进来……

     思绪随着车外倒退的风景一起飞速飘去,颜琦心中的焦急也随时间流逝一分分加重。

     ——————

     “哆哆哆。”

     秦沉站在一扇门前,门上贴着手托帽子的标志。良久房间里都没有回应,秦沉失望地转身,却撞上了一个人。

     “站在事务所门口烦恼着的少年,我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哦。”

     说着Lo打开了事务所的门,作了个请的姿势。

     听完秦沉的叙述,Lo陷入了沉默,对于老周和黑衣女共同行动,他心中不可谓不惊讶,但他面上不动声色,说道:

     “嗯,工厂这事先放一边,我们先来聊聊你的事。”Lo罕见地收起了笑脸,取下帽子放在桌上,严肃地说,“我就直说了,你为什么要对吊坠的事执着到这个程度?”

     “两位女生都是当事人,她们有理由。可是你,跟吊坠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非要卷进来不可呢?绑架,你也经历了。当时要是我没有出现,你会有什么下场,有考虑过吗?我可以向你保证,对方的手段绝不止此——”

     “你不也一样吗?”秦沉眼神闪烁,拙劣地反驳,“你也与这件事无关啊。”

     Lo轻笑一声,搁在桌上的右手食指缓缓地敲打桌面。

     秦沉有些退缩了,这时Lo开口了:

     “对我来说,这既是工作,也是……兴趣。可是你不同。”

     锐利的目光猛地射来,秦沉努力地让自己迎上那目光,却终究还是稍稍别过了头。

     “你不用去想那些拙劣的借口。我看得出,你和我不是同一类人;我也知道你有些喜欢颜琦——可是如过你仅仅用这作为理由,请恕在下不能接受,我不会再让你涉足一步。”

     敲打的手指已经停下,静静地等待回答。

     “我只是……不想被丢下了。”

     沉默良久,秦沉终于开口了。

     “您还记得十年前那场地震吗?”

     Lo挑了挑眉,他当然知道。那是场百年一遇的大地震,他点头示意秦沉继续。

     “我是那次的幸存者。我被困了整整十一天,我哥哥则是五天。”

     Lo忍不住“哦?”了一声。被困十一天的孩子,在当时确实上过新闻。如果没记错的话,当时被困的另一个孩子……

     “哥哥没撑过第五天,就在我面前走了。我与他的尸体共处了六天——”秦沉的脸色已经惨白,“比起尸体更让我感到恐惧的是,哥哥离开的瞬间,被人抛弃……丢下的感觉。所以,要我中途退出……这种事,我办不到。”

     又是良久,良久的沉默。

     Lo终于还是伸手拿起了帽子。他一边戴上帽子一边说:

     “要叫我所长。好了,你也听到了。”

     秦沉顺着Lo的目光,看向门口。

     门打开来,颜琦走了进来,沉默不语,冷面如霜,让人看不出她内心所想。

     “所以,你是因为个人的原因,非要介入这件事不可?”

     秦沉甚至觉得周遭气温骤降,他勉强对上颜琦的目光,点了点头。

     “那么,你或许会成为我的敌人。”

     冰冷的话语,更冰冷的拳头,同时狠狠地向秦沉刺去。

     预想中的冲击和疼痛没有到来,秦沉睁开眼,只见Lo挡在自己身前,用手中的帽子接下了颜琦的拳头。他笑着说:

     “好了好了,先坐下吧。我有事跟你们说,秦小哥也带回了关键的情报哦。”

     话语中暗示着秦沉已是局中人,事到如今再排除他已经太迟了。

     颜琦冷眉一挑,却发现自己接下来的所有攻势都已被Lo看似无意的动作封锁,只得抽回拳头,坐上沙发。

     Lo简单地交代了自己这些天潜入所得,并将秦沉在工厂所见讲了一遍。

     “我提出两种假设:1.老周是东宏内部人员,而他与黑衣女所在的集团达成了某种合作;2.老周是黑衣女集团在东宏埋下的暗线。”

     “我更倾向后者,原因同样有两点。1.关于‘X’,我调查了一下他的事迹。在地方势力内部埋入暗线是他最常用,也是最擅长的手段之一;2.根据小哥的描述,老周与黑衣女不像是合作关系,更像是某种上下级。”

     秦沉点了点头,说道:

     “虽然黑色小姐姐表现得很讨厌那个老头,但是看得出来她也很怕他。”

     “就算知道了这些,那又有什么用?”颜琦问道。

     “当然有用。”Lo竖起手指,“首先,我们知道了X集团与东宏不是一路——这可太重要了。你想想,先找上你的是哪边?”

     “是那个黑衣女,她先是企图偷走,后来又想武力抢夺。”

     “没错,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哪一边与吊坠的联系更深一些?”

     “是东宏。”说话的是秦沉,“原本就是东宏资助了颜琦父亲他导师的研究,吊坠里的就是那个研究成果,照道理来说,这件事东宏应该比X那边更知根知底。”

     “哈哈,不差。”Lo露出赞赏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