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吊坠 其之二十九 极速
    “真是……好漫长的一天啊。”

     秦沉和颜琦并肩坐在最后一排观众席上,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前一刻他们还在为了找出学校中的炸弹四处奔波,此刻却能坐在这观看文艺表演,两人心底都升起一种奇妙的感悟。

     生活真是美好。

     这么简单平凡的道理,有些人却可能一生也看不透。

     生活这座围城,有些人去“外边”兜兜转转了大半辈子,最后回到了“里边”,然后他们就再也不想出去了。

     秦沉怔怔地看着舞台,眼中已迷离了灯火,他忽然说道:

     “颜琦,我想让你真心认同我参与这起事件。”

     声音不大,但可以听出语气中的坚定。颜琦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任他继续说下去。

     “之前有说过吧,我坚持参与进来是因为过去……因为我个人的执念。这个样子你一定没法认同吧。可是现在,那个理由改变了。”

     “我……实在很喜欢像现在这样,大家一起无忧无虑,欢声笑语的日子。这个应该叫……对了,这就是青春吧。我可不希望我的青春毁在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邪恶组织、莫名其妙的病毒,还有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手里,当然也包括颜琦的。”

     “既然如此,就只能去争取了不是吗?”

     秦沉转过头,笑着对颜琦说道:

     “然后等一切结束,我想……”

     这时颜琦竖起手指打断了他

     “结束之后的事,就要结束之后再说。”说着她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我也……很期待那天的到来。”

     ——————

     Lo没有直接回事务所,而是找了一家餐厅坐下。他是需要吃点东西了。很快,一碗热腾腾的小米粥端了上来,对于一个饿了一天的人来说,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他的手机随意地摆在桌子上,这时,屏幕毫无征兆地亮起,机身兀自震动起来。

     “来了。真是不慢。”

     Lo微微一笑,接起电话。

     “东宏有动作了。”

     “辛苦了,接下来坐山观虎斗即可。”

     电话挂断了,Lo再次拿起勺子。这碗粥,似乎更美味了几分。

     Lo知道,东宏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他的监视。平时的时候,他总能甩开他们,但也暗暗将此事记在心里,没想到对手的这步棋这么快就可以为他所用。

     上午艾瑞克向他下达战书之后,Lo就故意上街溜达了很久。东宏的人效率不差,很快就跟上了他。于是他就带着一条小尾巴,前往学城路577号赴会。他们应该很清楚地看见了,艾瑞克的人亲切地将自己拉到墙角的一幕,以及,艾瑞克手上把玩着的吊坠。

     ——————

     S市东林高速上,一辆黑色面包车内

     “队长,后面那辆白色奥迪从学城路就一路跟着我们。”

     艾瑞克不快地转过头对驾驶座上的部下说道:

     “小~六~说了多少遍,要叫我船长——”

     “是……可是您上星期还让我们叫您队长……”

     “我说小六啊,你难道就这么喜欢一成不变吗?不不不,我不行。我的生活必须充满变数——这一点小侦探就做得很好,他总能给我带来变数。三儿,给刘老板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艾瑞克抢过手机

     “刘老板,生意兴隆!现在我要你干掉我身后那只讨厌的跟屁虫。嗯?我的位置?”艾瑞克把手机扔给后座的部下,“给他发个那个什么……”

     “船长,你是说位置共享?”

     “没错没错,机灵的小子。小六,Full Sail!”

     “遵命,船长。”

     小六配合地回答道,同时慢慢加重油门。

     此时,白色奥迪内

     “嗯?对方加速了,看来是察觉到了。告诉公司那边动作快点。”

     说完,白色奥迪也猛地提速,一黑一白两道车影在高架上展开了追逐。

     计速表的指针已经指向了140码,艾瑞克兴奋地唱起了船歌:

     “穿过大西洋去新大陆

     或者南经非洲,过好望角,向东方去

     只要逃过暴风雨和坏血病,

     就能看见全新的世界:新的港口、新的特产品

     我关于欧洲的一切想象,都从这一切而来:

     击剑短衣、沙龙里的东方瓷器、加农炮、帆索、决斗、远航、朗姆酒

     最后是那些词汇:光荣啦,梦想啦……”

     “喂,你们也跟着唱。”

     黑衣部下们拗不过这位上司,只能哼哼哈哈地跟着唱起来。

     艾瑞克半蹲着站起来,按住头上的帽子,身子前倾,作出迎接暴风雨状

     “帆手——我说了Full Sail。”

     “船,船长,已经160码了……”

     “FULL SAIL!”

     帆手小六咬了咬牙,将油门一踩到底——

     “他们疯了!”

     白色奥迪内的两人同时发出惊呼,这时前方汇车道上,一辆摩托车急速驶入!

     “前边!”

     “轰咚!”

     “嗞——”

     奥迪撞上了摩托车,摩托车后轮被撞飞,车身和骑手直接飞出了高速,掉进了公路下的河里。奥迪也一头撞上了旁边的隔离栏,在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车痕,栏杆瞬时呈现出触目惊心的扭曲,奥迪的前车盖撞得粉碎,车内两人生死未卜。

     “船长,后方有船只触礁了,是否救援?”

     一个黑衣人故意配合讨好艾瑞克,探头问道。谁知艾瑞克转身一巴掌扇上他的头

     “我们为什么要救敌人?”

     黑衣人捂着头,摊上这么一个喜怒无常的疯子上司,实在是太难伺候。

     此时,东宏制药总部大楼

     “嗯?位置共享中断了?最后的地点在哪?”

     “东林高架长清出口前5公里。”

     赵承明长舒了一口气,突然抄起桌上的电话,狠狠砸下。

     电话的残骸滑到了金逸开脚下,他深深地低着头,他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个房间。任谁都不会愿意跟现在的赵承明呼吸同一片空气。金逸开只觉得吸入肺中的空气在燃烧,燃烧着熊熊怒火。

     赵承明看到金逸开这个样子,只觉更加来气,他勉力压下怒火,下达了死命令:

     “我要今天S市境内所有高速的监控,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