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吊坠 其之二十一 牛奶与咖啡
    Lo其实是不大喝酒的。但这不妨碍他喜欢这家叫做SELENA的酒吧。他正坐在一个光线昏暗的角落里,翘着腿喝着一杯牛奶——酒吧总是少不了牛奶的。

     Lo的心情很好。多亏了警察们的努力,他终于能享受这些天来难得的宁静,此刻什么X,什么后续计划,统统都被他抛到脑后了,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喝完这杯牛奶。所以如果这个时候被人打扰,会让他很不高兴。

     沈宇就是那个人。

     沈宇是追查着光头李的线索来到SELENA的,他最后一次被目击就是在这。一进店里,沈宇就注意到了这个年轻人,无论如何,独自一人在酒吧喝牛奶还一脸惬意,这确实不太多见。

     沈宇径自坐到Lo对面,Lo皱了皱眉,没说什么。沈宇叫过服务员

     “您好,麻烦来杯布雷卫。”

     服务员心里暗骂一句物以类聚,但还是恭敬地点了点头。

     咖啡很快端了上来,沈宇并不急着喝,他端起杯子,仔细地端详那朵奶泡,忽然开口道:

     “真是家不错的店。”

     可惜Lo的心情已不那么好,不然他也许会出声附和。

     沈宇笑了笑,也不生气,自顾自喝起了咖啡。

     数小时前

     “看他长得挺凶,人倒挺热情的,还帮两个喝醉的年轻人叫了车。”

     “他自己没上去?”

     “没有,他把那两人扶上车之后就回店里了。”

     “那之后他又待了多久?”

     “一个多小时吧。”

     光头李的失踪与工厂事件,目前看来并无关联。沈宇积极追查,只为两个原因。一来这本来就是他的工作,二来他信奉一点:在追查某个事件的过程中发现一个新的事件,那么这两件事总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他十几年的办案生涯里,这个信条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被印证。

     某种程度上,沈宇也是相信命运的人。

     蓦地,Lo开口了

     “是啊。”

     他忽然对眼前这人来了兴趣。无论什么时候,来了兴趣,那么心情就可以暂且放在一边了。

     过了数秒,沈宇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回应他先前那句“真是家不错的店”。沈宇点了点头,说道:

     “一家总能让人喝醉的酒吧,本来就已经是很好的了,如果它竟然还卖布雷卫,那就是好上加好。”

     即使在普通的咖啡店,布雷卫也并不多见。

     “尤其是当你喝醉后,其他客人还会热情地帮你叫车,那更是好得不能再好——”

     这话引起了沈宇的兴趣,他放下咖啡,问道:

     “哦?这儿的客人经常帮喝醉的人叫车么?”

     “是啊,光是我亲眼看到的,就有两次。”

     沈宇忽然觉得,今天坐在这里实在是个太正确的选择。当然,在日后,他恐怕也会不止一次这样感慨吧。

     ——————

     “这事怎么不早说?”

     休息室里,吴老二脸色铁青地问道。

     助理擦了擦汗,小心地回道: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我不是说这个。有兄弟失踪,你就该第一时间告诉我!”

     “是……可是光头李就一个小小的‘草鞋’,我也不敢惊动二哥您……”

     吴老二摆了摆手打断了他

     “走,带我去见那两个马仔。”

     一高一矮两个板寸此时低着头跪在地上,两人都是赤裸着上半身,脚上也没穿鞋,身上布满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吴老二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斜睨着他们。这时助理端上一杯茶,吴老二接过茶,揭开茶盖,轻轻地吹气,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助理背起双手,板着脸对地上两人说:

     “张亮,王力,你们两个胆子不小哇——不跟会里汇报,在外面接私活!你们两入会才几年呐,就敢这样无法无天?是没学好规矩,还是不把青禾会放在眼里!”

     两人被这一喝吓得浑身发抖,他们本是同学,中专辍学之后在社会上混了几年。两人都是没什么特长,又生性懒惰,因此工作总是做不长。后来经人介绍加入了青禾会。原本就想着混混黑道,跟电影中的古惑仔一样,从此快意江湖,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谁知道入会时教的那些规矩,又臭又长,竟是比起当年的校纪校规还不遑多让。两人上学时就不是会背书的主,到现在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光头李是他们的顶头大哥,大哥交代的事,他们怎么敢不办。原本以为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哪知上面竟然勃然大怒,将两人抓起来严刑伺候,本就已经吓破了胆,更没想到还会惊动了吴二爷——

     只见王力,也就是高个,颤抖着说:

     “不……不是……是李哥说……”

     这时矮个的张亮甩手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着实打得重,竟把王力扇翻在地。张亮对着吴老二磕起头,这头磕得也不比那一巴掌轻,在地上留下了一个血印。他边磕头边说:

     “是我们错了,是我们不懂规矩,还请二爷惩罚。”

     吴老二仍然不说话,助理接着说道:

     “交代清楚。”

     “是。那天二哥给我们打电话,说是弄辆车到SELENA酒吧门口,送两个人去城郊开发区一个工厂——”

     “哪个工厂?”

     “就是今早新闻里那个,房梁倒塌的。”

     吴老二与助理对视一眼,助理问道:

     “那两人是什么人?”

     “都是学生,其中一个好像是什么‘林家大小姐’。”

     “啪!”

     吴老二手中的杯子被拍得粉碎,一道鲜血从他掌中流下。张亮脑袋一缩,不敢再讲。助理命人去拿药箱,转身又问:

     “说!光头李抓这两人干什么!”

     “好,好像是要找什么东西——对了,是一根吊坠!”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底下一人拿来了药箱,助理接过,吴老二却摆了摆手制止了他,同时头也不抬地说:

     “站起来。”

     两人一时发愣,矮个的反应快些,拉着高个的站了起来。

     吴老二也站起了身

     “来,陪我练练——”

     张亮、王力都是呆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助理慢条斯理地说道:

     “慢一秒钟,剁一根手指。”

     张亮咬了咬牙,率先攻上,只见他一拳砸向吴老二胸口,实在是用上了吃奶的劲。吴老二背负双手,任凭他这一拳打到,竟是岿然不动,张亮错愕间,吴老二左腿微微一屈,左肩一靠一顶,正中张亮下巴,这时王力也终于攻到,吴老二看都不看他一眼,抬起一脚将他踢倒在地。

     吴老二拍了拍手,坐回椅子上。

     “两人都砍掉一只手。高个的加剁一根手指,除名;矮的升为红棍。”

     “是。”

     “文来,咱们去那工厂瞧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