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吊坠 其之二十八 天平
    一号教学楼是C大的标志性建筑物之一,整栋楼共有十一层,呈三角柱状。顶楼用作钟楼,每一面都有一面大楼钟。教学楼内部正中央是一个中空式大厅,只在十一楼处有一面天花板,围绕着大厅的是一圈圈螺旋式楼梯。

     三人乘坐电梯来到十楼,再想往上只能走楼梯,然而通往十一层的楼梯门却是锁上的。雪梅提出去找老师借钥匙,沈宇拦住她说:

     “作为老学长,我很负责地告诉你,这世界上不存在比C大的钥匙管理制度更加冥顽不灵的规则。”

     说着,他抬脚奋力一踹,门开了,在秦沉和雪梅错愕的目光的注视下,大摇大摆地上了楼。

     “走,走吧……”

     秦沉拉了拉雪梅一角,跟了上去。

     十一楼主体是一个齿轮机关室,用以控制楼钟的运行。三人分头搜寻,不久,就听秦沉叫到:

     “找到了!”

     那是一个家用电话机大小的黑色盒子,用胶带固定在一颗大齿轮背面。红色的引爆按钮裸露在外,只要这颗齿轮一转动,就带带动其他齿轮碰到按钮,引爆炸弹。

     众人走到控制台前,查看上面的标识,才知道那棵齿轮是楼钟内置灯的开关。

     “原来如此,这就是‘太阳下山之后啊’。”

     一号教学楼和楼钟早在十多年前建成,因为当年技术条件,楼钟内置灯并不是定时开启的,而是由每日维护楼钟的工作人员根据外边体感光亮,进行开关。这原本就是件顺带的工作,而如果要加上定时功能,钟楼内部机关就要大改,校方没有精力,也没有必要搞这吃力不讨好的事。

     秦沉掏出自己的钥匙圈,上面挂着一把指甲钳,递给沈宇。沈宇小心地剪开胶带,将炸弹取了下来,装进雪梅的包里,带出了教学楼。

     三人悬了一天的心终于放下,沈宇长舒一口气道:

     “我们先找个空旷的地方安置炸弹,然后报警让专业人员来回收。”

     两人点头答应,秦沉说道:

     “我先通知颜琦和所长。”

     三人在南门口与颜琦汇合,听说找到了炸弹,颜琦也松了一口气。四人一同向开发区方向走去。

     路上,秦沉有些疑惑地问道:

     “沈警官,对方为什么要把炸弹安置在钟楼里?那样就算爆炸也没法造成很大的伤害吧?”

     沈宇沉思片刻,反问道:

     “你认为一个人的性命,和以前个人的性命,哪边更重要?”

     秦沉一时愣住了,这个问题他也曾在不少电视电影里看到过,正确的答案应该是“无法比较”,人的性命是没法放上天平的。秦沉就这样说出了这个公认的正确答案。

     “没错,大家都很清楚这个正确答案,但是实际面对的时候,谁能做到呢?就像今天的我们一样。因为运动会的关系,大多数学生集中在操场上,我们就下意识地认为炸弹就在操场——这难道不是我们内心深处还是觉得这大多数的人命比起教学楼内的寥寥数人更为重要吗?”

     秦沉呆立在原地,这时颜琦轻声说道:

     “有个很著名的实验,将一张白纸摆在一个人面前,问他看到了什么,他回答:是白纸;在白纸上轻轻用笔点上一个黑点,再问他看到了什么,他回答:是黑点。”

     同样的道理,操场上的大多数人,让秦沉他们忽略了教学楼内的寥寥数人。

     而这寥寥数人,每一个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也许这就是艾瑞克的手段吧,利用人心与生俱来的黑暗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并在幕后嘲笑着失败者的懊恼与悔恨。

     “竟然会有这种人!”

     秦沉咬着牙握起拳头,想想万一沈宇没有想到楼钟,因为他们的忽视,将会有数人失去性命,他不禁又是后怕又是愤怒。

     这时雪梅问道:

     “嗯……沈警官你好厉害,是怎么想到楼钟的呢?”

     沈宇苦笑一声

     “直觉而已。”

     谈话间,三人来到一片空地。沈宇从包里拿出炸弹放在地上,对三人说道:

     “你们先回去吧,我会在这等警察过来。放心,我会站得远远的。”

     见三人还要推辞,他笑着说道:

     “照惯例,今天晚上学校应该有文艺晚会吧?回去好好放松放松吧。”

     运动会当晚会在操场举行文艺晚会,这是C大的传统。

     雪梅忽然惊呼道:

     “啊,婷婷他们还在等我——”

     说着她急忙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七八个未接来电,她脑中浮现出好友发飙的画面,拍了拍脑袋说道:

     “诶……我得赶快过去,颜琦你们……”

     她原本想邀请两人一同前往,可是转念一想,她又笑着对两人说:

     “颜琦你们俩就好好观赏文艺晚会吧~”

     她故意将“你们俩”说得很重。

     秦沉与颜琦对视一眼,他们知道这是沈宇一片心意。经过一天的奋斗,他们已经很累了,要是再接受警方的询问、笔录,确实有些应付不过来,说不定还会露出马脚。两人也就答应了这个提议。

     ——————

     此时,学城路577号旁边的一个角落里,Lo挂断了手机。

     “噢?竟然找到了炸弹,你的朋友也很能干啊。”

     艾瑞克毫不吝啬他的赞赏,笑着对Lo说道。

     Lo已经被六把手枪从各个角度包围,任他有三头六臂,胆敢轻举妄动的话,也会被打成筛子。

     艾瑞克手中拿着颜琦那枚吊坠把玩着,Lo有一瞬间甚至希望吊坠破裂,OMELA病毒泄漏而出干掉眼前这人。

     可惜天不遂人愿,吊坠结实得很。

     “目的已成,下次再陪我玩哦。”

     说着艾瑞克转身离去,六名黑衣人掩护着他缓缓后退。Lo举着双手背对着他们,露出一抹苦笑。

     这局确实输大了。

     可是随即他又马上露出胜利者的笑容,沈宇他们找到了炸弹,没有造成任何伤亡,从这一点来看,他们可是大胜。

     哀叹失败并不是Lo的作风,如果他不是这么一个乐观的人,他也不会走到今天。

     Lo相信,微笑,是迎接胜利女神的至高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