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远方的呼唤
    “太棒啦!我们赢啦!”圣玛丽高中的队员们围着若叶欢呼起来。

     “圣玛丽高中队,请你们到B07室去,你们的下一个对手‘彼岸妖颜队’已经在等着你们呢。”裁判在电脑上查看了一下赛程的对战表。

     “听起来又是个随便来充数的队伍啊……搞不好还是小学生队呢……”陈震在一边吐槽说道。

     魏申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没听说过,但是已经淘汰赛第三轮了,绝对不能小看对手啊。”

     “裁判先生,帮忙看一下,如果我们下一场能赢的话,将要对战哪个队?”吴梓豪问道。

     “按照赛程……”裁判查询了一下目前的对战情况,说道:“你们的对手将是……拳盟龙虎之拳队和月华剑士队的胜者。”

     魏申和吴梓豪的脸色一下子严肃了起来,拳盟龙虎之拳队和月华剑士队都是很有名的队伍,并非泛泛之辈。

     “也就是说,拳盟二队或者月华一队就将是我们今天的最后一个对手吗……”魏申缓缓的说道,“无论哪个都不好对付啊……”。

     “不管什么队伍都无所谓,我们是为了取胜才来参加比赛的。那么我们过去吧。”若叶解除了爆发,恢复了普通状态,脸色平静的她小声说道。

     “若叶你感觉怎么样?刚才那招你到底怎么用出来的啊……”陈震在一旁问道。

     “路上告诉你吧,只是一点小技巧……”

     “看来他们今年是真的很强啊……”裁判看着渐渐远去的圣玛丽高中队,发出了感慨。“那个若叶,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赛吧。真的是个让上天宠爱的女孩……”

     ……

     晓峰广场花园上依然人山人海,众多的人们有围在体育馆前方的大屏幕前看比赛直播的,也有在逛着各个展位收集手办玩具的,也有在广场一角的舞台前看表演cosplay和舞台剧的。

     在广场中央的双手高举冠军奖杯的晓峰雕像下,也有很多人在合影留念,毕竟这是晓峰广场花园体育馆的标志之一。

     在晓峰雕像背后,一位小个子的男孩被另外三个男孩围住,这几个年轻人似乎发生了争执。

     “队长!你这是要干什么!”

     “队长!你根本没必要这样的!”

     中间的瘦弱男孩,正是刚刚被淘汰的十万大山队的队长,苗叶华。周围几个是他的队友,也是他在家乡的哥们。

     “你们都别说了!”苗叶华突然大声吼起来,“还当不当我是队长,当我是队长你们就得听我的!”

     “队长……队长……”周围几个队友已经眼中含着泪水,哽咽的说道。

     “对不起了,队长,都是因为我们太弱了,队伍才输的。”

     “队长,就算我们在家乡是无敌的,但到了这里,我们也只打了两轮淘汰赛……呜呜”

     苗叶华看着大家苦涩的表情,心里一软,语气缓和了下来,说道:“小白,你听我的,把大家带回去。”说完掏出了一个钱包,塞到小白手里。继续说道:“拿着,有了这些钱,你们足够坐火车回家了。走吧,你们都走吧。”

     “队长!那你怎么办!”小白觉得手里的钱包就像一块炭火一样,想扔下又不敢,不扔吧,这是队长的钱又不能要。

     “去吧,把大家都安全的带回家,就是你最大的功劳了。”苗叶华说道,“我已经把自己生活需要的钱留下来了,我想足够了。”

     “队长,我们不要你们的钱……”小白眼圈红了,拿着钱包就往苗叶华手里塞。

     “算我求你了还不行吗!小白!”苗叶华吼了起来,“长本事了啊你,比赛一结束就不认我这个队长了是不是!”

     “队长!呜呜……”小白终于哭了起来,说道:“我知道了,我把大家都安全的带回去。你放心好了……”

     “走吧,你们都走吧,现在去买票,就在马路那边的火车站大厅,快去,快去啊!”苗叶华开始一边喊着一边往外推他的队友。

     “队长!那你多保重!”

     “队长!我们在家里等着你的好消息!”

     苗叶华看到大家都一步一回头的走着,久久不愿意离开他的样子,狠了心转过头,绕着晓峰雕像从背后走到前方,离开了大家的视线。

     看着周围那些照相留影的游客,说着“茄子”摆出剪刀手的男女,似乎这世界是美好的,是温柔的,但是,它是别人的。

     苗叶华扬起头,眯起眼睛看着晓峰雕像,那个年轻的少年高举奖杯,在阳光的照射下看不清面容。

     “好晃眼的阳光啊……当年许晓峰靠着即时战略游戏《人族与兽族》连拿三届游戏大赛的世界冠军,到底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他肯定是那种天赋强大又才华横溢,倍受神灵保佑的幸运儿吧……”

     “肯定不像我这样,只是为了改变命运,不再生活在家乡的那片贫瘠的土地上,为了能让家人朋友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才打游戏的吧。”

     “还任性的把兄弟都拉到这里,让他们跟我一起比赛……其实他们都只是来陪我的,我又怎么不知道?但是……但是……我对这个游戏,是真心的爱啊……”

     看着看着,苗叶华的眼前一片模糊,眼泪终于受不住地心引力的拉扯,从他的眼角滑落。

     但是就算这样,苗叶华依然没有哭出声,只是对着空中许晓峰那微笑的脸旁,双眼紧闭,咬紧牙关,大滴大滴的流着眼泪。

     正在这时候,旁边传来了一个温和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年轻人,我看你好久了。你为什么这么伤心呢?”

     “看你胸前的选手牌,应该是参加这次格斗游戏的月赛,输了比赛吧……但是输了比赛,你还有人生啊。”

     苗叶华睁开眼睛,发现身边站着一位中年男子,大约四十出头的样子。他的个子很高,有些发福,戴着一副细框眼镜,站在他身边看着他。

     “先生,你说错了,”苗叶华缓缓的说道:“除了这个游戏,我一无所有。”

     “不对啊,年轻人,你明明还有刚才那些朋友啊。那些你把自己钱包都送出去的朋友,难道不值得你珍惜吗?”这位中年男子的态度温和而冷静。

     “是我对不起他们,只顾自己的想法,把他们拉来比赛。给他们一点钱又算的了什么。”

     “呵呵,不说这个。你看了半天许晓峰的雕像,知道许晓峰当年是怎么夺冠的吗?”说着,中年男子将目光投向旁边的雕像上。

     “旁边的牌子上不是写着他的夺冠经历吗?我觉得他是个有天赋有才华,还特别有运气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夺得三连冠的。”苗叶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吗……原来你是这么认为的啊。对了,在来这里之前,你应该是从来没听说过许晓峰这个人吧。”

     苗叶华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他本来就没念过多少书,也很少有闲暇时间能上网。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

     “那我就给你讲一下……他的故事……”中年男子将许晓峰的故事娓娓道来。

     “许晓峰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天赋是很差的,”中年男子说,“但是,没有人比他更努力。”

     “他在备战世界锦标赛预选赛的时候,还没毕业。他白天实习,晚上通宵,几乎不睡。但是那次,他在预算赛第一轮就被淘汰掉了。”

     “输了比赛之后,他坐在座位上哭了很久,脸上充满着泪痕又慢慢地干掉。坐了很久后,他起身,跌跌撞撞向楼梯间的窗台走去,想要从三楼跳下去。队友一把拉他下来,把他压在地上,大喊着不要这样,后来许晓峰一个人在场馆的卫生间里哭了很久。”

     “他是难得的把电竞很当一回事的人,他很职业。而在顶尖选手的领域里,你不是在一个正常状态下就能战胜所有人的,你得拼命。”

     “毕业后,他坚决不工作,在网吧做着网吧队的半职业选手,月薪一百,睡在仓库。”

     “傍晚起床,洗把脸直奔网吧。为了在包夜时抢到角落里那台常用的机器,他得提前两个小时到场,早早在那守候。训练前,他会充满仪式感地磕出键盘里的烟灰,把机械鼠标里的滚球旋出来,用寝室带来的报纸仔细地擦干净。”

     “通宵训练,打到后半夜他就饿了,花三块钱买十个小包子,一天就吃这么一顿。然后跟网吧里的人或者网上的选手车轮战,一直到明早天亮,一直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再打要昏过去,练习不了任何东西;或者对手都要睡觉,就连二线、三线的选手都不愿意再打了,才结束一天的训练。”

     苗叶华闭上了眼睛,眼泪又一次的流了下来——这正是他自己曾有过的经历。

     “最后,他凭一己之力将华国电竞拉到一个新的高度。他的每一寸荣耀都是靠努力拼搏挣来的;在那段漫长而幽暗的洪荒岁月里,徐晓峰遭遇过贫穷、饥饿、质疑、家庭压力、社会排斥……他经历了第一代职业游戏玩家可能遇到的所有苦难。这些经历最后都成了宝贵的回忆,才让他的成功更为动人。”

     “你……你到底是谁……”苗叶华睁开眼睛,艰难的问出这句话。

     “我就是许晓峰输的想要跳楼的那场比赛的裁判,也是他的合伙人,现在组建的钛金战队的战队经理。那么,你愿意来我们战队的青训营试训吗?”

     “什么?……青训营?”苗叶华喃喃自语。

     “三个月试用期,包吃住,最低标准的工资。你想来吗?年轻人。”

     “我……我愿意……”苗叶华感觉眼泪又一次涌出,只不过和刚才不一样,这次是带着惊喜和决心。他抬头看着许晓峰像,那在空中的永恒不变的铜像脸似乎向他这边看了一眼,微笑着点了点头。